500多家翻譯公司的信賴和上千家客戶的合作首選!

一帶一路需要更多高質量外語翻譯人才

2017-12-19 15:23:56 昆明譯諾翻譯服務有限公司 閱讀
   中國網:中國訪談,世界對話。歡迎您的收看!“一帶一路”中的話語體系建設與語言服務發展論壇暨2017中國翻譯協會年會于12月1號在北京召開,本次大會的主題是“語言服務助力一帶一路及話語體系建設”。中國翻譯協會在大會中發布了重要成果、標準及規范,對語言服務發展、“一帶一路”建設等相關問題進行了研討。本期《中國訪談》就大會的相關問題專訪了中國翻譯協會常務副會長兼秘書長、中國外文局副局長、中國翻譯研究院執行院長王剛毅。

  中國網:此次大會發布了中國特色話語對外翻譯標準化術語庫,以及中國翻譯協會語言服務行業誠信信息發布平臺等專題。這些專題的發布意味著什么?又會產生怎樣的影響?

  王剛毅:我們今天這五個專題發布,其中有平臺,也有標準,你剛才問到的這兩個都涉及到平臺、術語庫建設、標準化。盡管它后面名字是屬于平臺,但實際上我們在這個平臺的內部涉及到的是關于誠信和標準,它們都各具特色。

  第一,術語庫。中國特色話語,它和世界上的很多國家文明背景的話語體系有很大的不同。中國的傳統文化延綿數千年,它是一脈相承的,已經形成了一個非常有特色的話語體系。我們中國的意識形態、政治制度、經濟制度和社會制度都和現在很多西方的主要發達國家的社會制度、政治制度、意識形態有很大不同。在過去的幾十年,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的這幾十年,我們所取得的很多方面的進展是令世界矚目的。以前集中在中國取得了什么,現在越來越多的人要問為什么取得?取得這些成就的原因是什么?我們有很多原因,在中文表述時是有很強的中國特色的。像這種當代的進步產生的話語,是有很強的中國特色。這就產生了我們如何把具有強烈中國特色的話語有效地轉化為國際話語,或者說讓人家能夠聽得懂,能夠聽得進的話語,這就是術語庫起到的非常重要的作用。

  第二,它像是一個蓄水池。既然是蓄水池,池子就要越來越大,水就要越來越多。術語庫的建設是基于現在的基礎,因為術語庫的建設要假以時日,它要有大量的投入。我們經過過去兩年的努力,從2015年的下半年正式開始到現在,兩年多的時間,已經初具規模。它是多語種的,涵蓋了中國的政治、經濟、社會、文化、軍事、科技等方面,我們正在準備分別往下去做。因為文化的圈子太大了,我們怎么樣在大的圈子下再不斷地去梳理。這個蓄水池就不能夠僅僅靠中國外文局、中國翻譯研究院,我們一定要靠外文局和中國翻譯研究院以外的機構,包括科研機構、大專院校、對外傳播的專職機構等等。

  第三,標準化。在日常的對外傳播過程中,同一個中文的術語表述有很多不同的外語翻譯,外國的讀者就會感到很奇怪,甚至是很困惑,到底哪種才是真實的表達原有的意思呢?搭建基礎的術語庫還起到了規范翻譯的作用,大家不斷的參考,去看看怎么去做,什么是標準。翻譯,在對外傳播方面并不是最好的,只能是較好的。它是相互之間不斷磨合、研究、探討的過程。這就牽扯到了術語庫的另外一個功能,它搭建了一個術語如何去翻譯、如何去更好地對外傳播交流的平臺。大家在平臺上研討切磋,在這個基礎之上,我們后臺的編輯團隊不斷地把大家的智慧歸到一起,使得術語不僅在“數量”上越來越多,在“質量”上也越來越好,在對外傳播的效果上越來越有效。我覺得這就是術語庫的意義。

  第二個平臺是誠信平臺。翻譯在過去的十幾年中,在中國有了一個迅猛發展。更廣泛的角度來講,從事翻譯業務、語言服務領域的人爆炸式的增長。企業的數量爆炸式增長,翻譯的工作量也是爆炸式增長。市場的需求催生了眾多的主體,而市場的主體造成了市場的競爭。相互之間的競爭必然能夠促進各個方面的提高,但是市場競爭過程中就不可能避免競爭者采取不正當手段、不正當行為,而這個不正當手段、不正當行為的背后,有很大一部分都是面臨的誠信問題。你作為一個好的市場上的實體,首先要做到的是“誠信”。在過去的語言服務和翻譯工作實踐當中,我們發現了大量的由于誠信不足造成的供方和需方之間的矛盾、沖突。中國翻譯協會作為行業組織,我們有義務盡快在誠信方面采取行動。所以,今天發布的 “誠信平臺”就是具體的舉措之一。我們沒有司法的裁判權,我們是想盡自己所能搭建一個誠信的平臺,把在我們職權范圍之內,涉及到誠信方面的內容在平臺上進行一定程度的發布。通過我們的發布,能夠在全行業形成一種誠信守時的風氣。與此同時,對那些市場上采取不正當手段,不誠實手段競爭的人,也有一個心理上的威懾,形成一定的輿論壓力。將來在整個行業的發展當中也起到一個基礎性的作用。

  中國網:中國翻譯協會團體標準在去年就已經發布,今年又新增了《口筆譯人員基本能力要求》、行業規范《翻譯服務購買指南 第一部分:筆譯》。這個專題的發布具有怎樣的意義?今后是否還會增加新的專題?有沒有具體的方向和規劃?

  王剛毅:去年圍繞著整個規范化和標準化建設,我們采取了很多步驟。我們去年發布了整體的規范,今年發布的是在整體的規范基礎之上做了細分。在今后的幾年,我們也制定出了一個比較詳細的路線圖,和國外的同行相比,語言服務和翻譯在中國的規范化和標準化建設還有著很長的路要走。現在從語言翻譯服務的體量上來說,不管是企業的數量還是從業人員,以及提供服務的范圍都大大地提升,不可同日而語。但我們這一塊相對落后,必須抓緊在這方面的工作。今年出了幾個規范性的文件,是去年綱領性文件的具體措施,比如說口、筆譯人員的基本能力。這個專題的發布,是讓業界的人和市場上的需求方(客戶)對于翻譯人員的基本能力有個公開透明的參照。你要做口譯,需要具備什么樣的基本能力,那你看這個文件就一目了然。你需要筆譯人員也是這樣,第一,對于雇傭方來講,要雇傭什么樣的人有參照,就可以對雇員提出相應的能力要求。對于服務的需求方來講,服務的提供方(雇主)提供的人員具備沒具備這樣的基本能力?如果沒有具備,可以拒絕不用。如果具備,那就提供具備的證據。所以我覺得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規范性的參考,有利于我們把服務方和需求方相互之間的合作公開透明,這是很有意義的一件事情。剛剛說的是筆譯,我們明年還會弄口譯。一個是基本能力的,一個是翻譯能力的規范,其意義差不多,我們得規范化、透明化,不管是需求方還是提供方,都有一個參照。大家在信息對稱的情況下提供和接受服務,有利于整個語言服務行業和翻譯行業的健康發展。
廣西翻譯公司
  中國外文局副局長王剛毅接受中國網專訪 董寧/攝影

  中國網:中國目前翻譯人才隊伍的建設和水平到底如何?符不符合社會市場的需求?

  王剛毅:現在語言服務和翻譯人才隊伍的建設上,取得了舉世矚目的飛速發展。我為什么這么說?有幾個參考值。

  第一個,翻譯人才的教育。

  十年之前,我們國家關于翻譯碩士學科建設幾乎為零。現在是252所學校里都設置了翻譯的碩士學位,MTI,我們還有BTI,翻譯學士學位。這個令世界矚目,我們在過去十幾年當中走過了國外半個世紀,甚至更長時間的路。

  第二個,翻譯公司和語言服務公司的數量增長。

  我們去年專門發布了一個關于語言服務行業的報告,那是不得了的,我們現在一共有10萬家語言服務的企業。其中專業的語言服務和翻譯公司大概一萬家,而且還是據不完全統計。這里都涉及到了“人才”,那就產生了一個矛盾,市場上的需求和人才的培養形成了一個比較大的缺口,我們現在急需培養更多更好的語言服務、翻譯人才隊伍。

  除了數量以外,還牽扯到語種。現在國家采取了全面的對外開放,進一步促進各個國家的交流,各個不同文化之間的互學互鑒,這些都離不開翻譯人才。我們的“一帶一路”倡議也離不開翻譯人員,但現在的翻譯人員在語種上遠遠不能適應。星期三上午我專門出席了一個研討會,關于“一帶一路”非通用語種人才培養研討會。我們從各個大專院校和企業,匯聚了上百個業內人士進行探討,得出的結論是“一帶一路”倡議的實施對于翻譯人才的需求太大,我們現在遠遠落后于國家對外開放政策的實施,現在還得抓緊培養,這是從數量上來講。

  質量上現在更是這樣。高質量的翻譯人才是非常非常緊缺的,外文局有一批高素質的翻譯人才,這種翻譯人才不是短期——三年五年就能培養出來的。沒有十年八年,甚至更長時間的培養,是很難的。教學和實際工作應該相互促進,所謂的產、學、研得要相互配合,把我們現在高速發展的翻譯碩士學士教育能夠更好地跟實際工作結合。我們專門做過這方面的調研,翻譯教育方面存在哪些問題,怎么解決?這些都是中國翻譯協會深入到眼界當中,急需去解決的。中國翻譯協會在整個翻譯人才的培養方面,能夠發揮獨特的作用。

  第一,給專業的教育部門,教育部、大專院校提供咨詢和建議,怎么樣能夠更好地培養翻譯人才。

  第二,搭建交流的平臺。比如說正在開的研討會和年會,除此之外,我們每年都要召開很多翻譯交流會,大家互相切磋研討,提升他們的整體素質。

  第三,向國家提供政策建議。通過中國翻譯協會這個平臺向上反映,整個翻譯界最新的進展還存在哪些問題,我們需要哪些政策的扶持,國家的相關部門通過適當的形式來制定更好地促進翻譯人才發展和培養的政策措施。

  中國網:中國翻譯人才的缺口目前主要在哪些方面?

  王剛毅:我們現在翻譯人才的缺口主要是在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個方面,語種是非通用語種。以前我們老說是小語種,我是非常不愿意用“小”這個字的。我本人是學英文的,非通用語種就是除了英文以外,剩下的全是非通用語種。這種說法不太科學,但大家也都這么接受了。還有一種說法是除了聯合國使用的這幾種語言,其它的是非通用語,這個也有值得商榷的地方。

  有很多語種是非通用的,但不可說它小。不管是它覆蓋的地域還是人口數量,都不是小的。現在如果要和“一帶一路”結合,中東歐16國,中亞5國,東盟10國,這10國當中要再仔細去分,每個國家不見得只是一種語言,或許有好幾種語言。這31個國家至少31種語言,再加上南亞國家,這得有多少語言?不得了的事情。我們現在在數量上對這些非通用語種確實很缺,比如塞爾維亞、波斯、匈牙利的,這些都是比較缺的。即使我們現在去培養也得假以時日,它不是一兩年內就可以,至少四年。有很多大專院校前幾年已經開始了,比如說北外,它有一個很龐大的計劃,在2020年之前要把我們所有建交國家涉及到的語種全覆蓋。即使它全覆蓋,和我們現在對人才的需求相比,缺口還是太大。

  第二個方面,中翻外,具備這樣能力的翻譯人才缺。很多翻譯人員可以是外翻中,但是中翻外就比較麻煩,這一塊也是將來要努力的。

  有沒有解決的方案?有,我們要幾條腿走路。第一,自己培養。第二,現在世界上越來越多的國家學習漢語,我們可以利用這些人到中國來學習。第三,高手都在民間,有很多民間的企業走出去,他就要產品本土化、服務本土化、人才智力本土化。在外邊工作了很多年以后,他們企業當中的很多人可以說本地的語言,懂本地的文化,熟悉本地的風俗等等。他們是語言服務和翻譯方面的重要力量。

  總之,教育部門、國家政府機關、企業、民間、個體一起努力,再加上國外這些人的支持,相信過一段時間后,我們能看到一個比現在更好的狀況。
  中國網:在今年年會議程設置當中,“《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第二卷)翻譯及政治文獻國際傳播座談會可以說是本次大會的亮點。中國翻譯協會設計這兩個題目的初衷是什么?
王剛毅:我們年會的制度是從今年開始設立的,以前是語言服務,在歷史上我們沒有設立過這兩個題目,為什么?有幾方面的原因。

  第一個方面,我們召開的時期正好是黨的十九大剛剛勝利閉幕,全國上下都在學習貫徹落實十九大精神。其中,學習貫徹落實十九大精神中的一個很重要的方面,就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我們能夠從《習近平談治國理政》去找到原因,去找到它發展的脈絡。第一卷、第二卷分別都有中共中央宣傳部、國務院新聞辦、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外文局一塊編輯,由外文出版社組織翻譯并出版。這兩本書它的時間跨度正好是從2012年到2017年這五年,如果我們把這兩本書里的內容仔細閱讀,我們就能夠對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有一個全貌的概念,對它整個的來龍去脈就有了清晰的認識,對它的思想內涵就有了深刻的認識。

  我們借著這個機會就召開了《習近平談治國理政》座談會,但是得要和翻譯結合在一起。我們覺得這個決定做對了,為什么?從現在初步掌握的情況來看,這一次參加會議年會的總人數超過700人,其中有200人都報名參加習近平談治國理政這個座談會,因為它在翻譯界已經形成了一個現象級。我們邀請了很多參加《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翻譯的主力人員都來談談感受,他從翻譯的角度,從對外傳播的角度去談他們自己親身的感受,那就有很強的借鑒意義。

  第一個借鑒意義,通過翻譯你可以對《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的思想脈絡有了更深刻更清晰地了解和認識。第二你對如何通過自己翻譯來更好地對外傳播,產生更好的效果有了考慮。第三它可以有普遍意義。中國的方案、中國的道路、中國的智慧、中國的文化,四個自信方面你怎么能夠更好地通過我們的語言轉化來使國際社會有更好的了解?通過這個研討會就能得到很多,在其它的工作方面能夠進一步借鑒很多經驗。

  第二個,黨建。十九大精神中有很重要的一條,繼續從嚴管黨治黨,要進一步把黨的建設作為我們國家各行各業的主要任務,要在各個方面堅持黨的領導。作為社會團體和行業組織,以前我們有黨員,但是沒有黨支部,沒有一個黨員管理的組織。在新的形勢之下,我們怎么樣在黨的建設方面能夠按照十九大的要求去開展?這是一個帶有普遍性的問題。我們想通過中國翻譯協會年會這個時機,以開專題論壇的形式,把我們的黨建工作能夠提高到一個更加重要的位置,使它在組織上更加規范,在制度方面提供更好的保障,這樣就為我們今后的黨建工作提供一個可尋的規范化的標準。

  翻譯界有兩個十九大代表,外交部翻譯室的周瑜處長,第二外國語學院高翻學院的程維院長。我們請到了這兩個人來參會,讓他們以親身經歷談一談對于十九大的理解,談一談黨建工作的認識。同時,我們還請了中國翻譯協會的業務主管單位,中國外文局的黨委書記陸彩榮副局長,讓他從他的角度給我們再講一講。我們還請了地方上的在黨建工作做的比較好的代表人物,也來給我們講一講。

  我相信,我們這兩個今年比較有特色的論壇,第一,在十九大背景時期召開。第二,是我們翻譯事業進一步發展的需要。第三,從更大的角度來講,是國家賦予我們對外傳播任務的需要。
廣西翻譯公司
  中國外文局副局長王剛毅接受中國網專訪 董寧/攝影

  中國網:明年“一帶一路”將進入務實合作的新階段,中國翻譯協會將怎樣助力國家話語體系建設?又怎樣助力“一帶一路”建設?

  王剛毅:我們今年起這個名字就是和“一帶一路”有關系的,主要有幾點考慮。

  第一,“一帶一路”整個倡議經過這幾年的發展,也到了一個實質發展階段,對語言服務和翻譯的需求會越來越大。

  第二,隨著我們整個項目的不斷深入,要真正能夠達到共商共建共享,具體的合作領域當中的具體項目數會越來越多。隨著這個項目越來越多,我們就要有一個更加長遠的考慮。我們現在這么多的國家,涉及到這么多語種,短期之內不可能完全滿足。但是我們總得有個目標,之所以現在提出這個問題,就是要引起業界,甚至是社會上其它相關部門人事組織的高度關注,能夠為“一帶一路”建設在未來更好的發展提供人才的支撐。

  第三,通過“一帶一路”作為主題去討論,不僅僅涉及到人才問題,還涉及到人才以外的很多領域。比如說文化相互之間交流怎么樣去做,從翻譯的角度來講,它不僅僅是語言的轉化,更是文化的轉化。做好相互之間的交流,應該注意什么問題?“一帶一路”當中有“五通”,其中最重要的一通是“民心相通”,要在兩個不同文化之間有個很好的溝通和借鑒,達到你了解我,我了解你;你尊重我,我尊重你;你學習我,我也學習你的過程。心心相通,盡管你會通過翻譯這個工具來表達,但是大家說的是同一種語言,你就能夠懂了。我們這個研討會在這方面給大家提供一個平臺,相互之間的借鑒,能夠提出一些更好的建議。時機成熟時,甚至可以把大家的建議上升到政策層面,能夠更好地助力“一帶一路”倡議更好的發展。 

標簽:   外語翻譯

女王至上试玩